学校录影规划指南



受到少子化的影响,现在的学校都非常重视老师的教学品质与学生的学习能力。老师出色的教学内容如果只有昙花一现,对于学生与学校来说是件非常可惜的事。

我们知道同一班级内的学生们都不一定具备相同的学习能力,学校也时常举办一些补救教学活动,让进度落后的学生能跟上进度,但衍生的老师费用与管理负担,常常让学校想做却裹足不前。

iLearning 解决方案可以让学校以最低成本建构出完整的补救教学系统,不用额外让老师超时上课,学生就好象拥有不会疲倦的名师,反复学习直到进度赶上甚至超前。

此外,技职学校设有中餐实习教室、西餐实习教室、烘培实习教室、调酒实习教室、美发教室等等各式传授技能教室,老师示范动作如果没有拍摄下来,学生也无法再要求老师重做一次,造成学生一知半解,研习的效果大打折扣。iLearning 解决方案可以将老师每次示范的动作清淅录制下来,於下课后上传到 FL 片库系统、学校网站或 LOL 学习在线开班平台,学生就可以重复观看,甚至慢动作播放,达到跟老师一样的动作与熟悉度。



教育面临的问题

  • 偏乡小校不易争取教育资源(科技化教学环境不足、师资不足)
  • 学童教育资源拥有率低(乡内少有安亲、补习资源)
  • 家庭社经弱势影响学生学习成效(6 成新住民子女、4 成单亲,隔代教养多)


常见名词说明



录课

录课系统能将授课或演讲者之影象(Video)、声音(Audio)及上课板书或投影讲义,以硬件设备方式即时记录成标准的网络格式,并通过网络及服务器同步直播。观众可收看现场影音及图文内容。当演讲结束立即可将内容烧录成光盘保存或存放於服务器中,提供随选点播(VOD)服务。



晒课

晒课是英文“SHARE COURSE”意思。



评课

所谓评课,顾名思义,即评价课堂教学。是在听课活动结束之后的教学延伸。对其执教教师的课堂教学的得失,成败进行评议的一种活动,是加强教学常槼管理,开展教育科研活动,深化课堂教学改革,促进学生发展,推进教师专业水准提高的重要手段。

所谓评课,是指对课堂教学成败得失及其原因做中肯的分析和评估,并且能够从教育理论的高度对课堂上的教育行为作出正确的解释。具体地说:是指评者对照课堂教学目标,对教师和学生在课堂教学中的活动以及由此所引起的变化进行价值的判断。

评课是教学、教研工作过程中一项经常开展的活动。评课的类型很多,有同事之间互相学习、共同研讨评课;有学校领导诊断、检查的评课;有上级专家鉴定或评判的评课等等。



基于视频的教育资源

基于视频的教育资源


优课

中国地区的专有名词。中国教育部於西元2014年的教育信息化工作部署中,决定开展“一师一优课、一课一名师”活动。从此,“优课”一词被大量广泛应用。

一师一优课是希望通过活动的开展,力争使每位中小学教师能够利用现代信息技术至少上好一堂课,使每堂课至少有一位优秀教师能够利用数位信息技术讲授。



微课

中国地区的专有名词。微课的概念发端於广东佛山,2010年,佛山市率先举办中小学优秀微课资源征集评审大赛,并由佛山市教育局胡铁生老师首次提出微课/微课程的概念:微课又名“微课程”,是“微型视频网络课程”的简称,以微型教学视频为主要载体,针对某个学科知识点(如重点、难点、疑点、考点等)或教学环节(如学习活动、主题、实验、任务等)而设计开发的一种情景化、支持多种学习方式的在线视频课程资源。

微课顾名思义,课程时间短、课程内容少,没有庞杂的知识链接体系,但不代表微课只是空洞碎片化的课程,反而应该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来形容微课,微课的核心是不超过20分锺的教学影片,影片中包含与教学主题相关的教学设计、课程素材、学生测验等,结合各项配套措施,形成一个专注於主题的学习环境,可以说是完全针对教学主题精心设计的“课程资源包”,而且因为课程时间短,适合在零碎时间学习,结合智能型手机、平板等设备,符合大众行动学习与网络学习的须求,因此在中国地区可谓大行其道。

微课的制作方式包罗万象,依照佛山市首届“微课”征集活动作品分类,依次为讲授类、探究类、导入类、合作类、问答类、实验类、练习类、说课类,和不属于上述类型的其它类,值得注意的是,难以被定义的其它类占了参赛作品的8.8%,说明了微课形式难以被禁锢,具备无限发展潜能的特性。



公开课

公开课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目的一种面向特定人群作正式的公开的课程讲授形式活动。公开课主题鲜明、任务明确,除了学生参加听课外,还有领导及其他老师参加,是老师展示教学水准,交流教学经验的好时机。公开课同时也面向企业,是多个企业共同参加共同探讨同一主题的课程。

公开课,作为一种教研形式,具有存在和发展的价值,它应具有原生态、研究性和鲜明的个性,公开课以有原则、讲方法的教学评论作引导,可以为教师的专业成长提供坚实的台阶。

伴随着新课程实施的深入推进,教育界不仅努力更新指令型课程中已经形成的传统的教学方式,也在积极反思着长期沿袭的不乏泡沫的教研方式。诸如对教案编制、课题研究、论文撰写等一系列教研活动及其流程发出了“伪教研”等令人深思的尖锐批评,特别对五花八门、精心包装的所谓“公开课”提出了强烈的质疑。毫无疑问,以一种理性的心态研究公开课的是是非非,特别是对于高中新课程的建设具有不可低估的积极意义。

也有人这样看教师的公开课------既不是汇报课,也不是观摩课。即使是汇报课或者观摩课,也应该是教师授课水准的真实展示,而不应该是仅仅展示老师好的一方面,而把问题掩藏起来。掩藏问题的公开课是表演,是作秀,是糊弄人的把戏,不是教学。老师们真正是想解决教学中的问题,那麽他们应该把公开课当成是一种发现问题,集中解决问题的有效方式。

如果将公开课定性为一种示范课,即充分和集中地展示执教者对—定的教学理念、教学艺术、教学风格等的追求,供观摩者评议、学习乃至在某种特定含义上的效仿,这未尝不可;进而,如果将公开课设置为一种探究课,即通过特定课例来奉献执教者对某个教学问题的思考和追问,尤其是通过对该问题化解流程的演示来表达教研主体的课堂价值取向,并在开放的研究氛围中获得多元化评价,从而共同深化课堂教学思维,这自然更有不可小觑的积极意义。问题在于,在指令型课程与教学中,公开课本身不由自主地被异化和俗化了。

首先,看公开课的宗旨。由于公开课往往代表着学校甚至地方教育行政主体的教学成就和教学水准,执教者个体已异化为集体意志和力量、的一个符号,故公开课“公开”的多是精心包装、华而不实的阳光面,而更多、更深层次的问题恰恰在得意的教学眩耀中被屏蔽起来了、被习惯成自然地深深隐藏起来了,从而失去了为众人清醒审视的可能和必要。正是在此特殊背景下,名额指派、层层选拔,开课前的刻意彩排、反复修改,开课后的一元评价、同声称好,才令听课教师轻则谓无味、重则曰反感,“作秀”的公开课、“泡沫化”的公开课之类讥刺、批评之声油然而生。

其次,看公开课的结果。特别是级别较高的大型公开课,一方面公开课已不是教师个人的教学或教研行为,而是凝聚了专家、同行的教学智能,体现了领导、学校的教育意志;而另一方面,公开课教师个人却往往十分得宠,在“一课定终身”的评价尺度下很轻易获得各种荣誉、地位和实利,极端者借此享用一生而不思进取。这种“优秀教师”已丧失了原真态和可摹仿性,负面作用是鼓励某些无抱负而有名利欲者专走这条公开课的“成才”捷径,以一课之成功获一生之永逸。这种充满了脂粉气的“教学明星”愈多,对勤奋踏实、坚忍克苦、执着追求教学理想的教师之挫伤感愈重;久之,对教育教学创造力更会生成难以估量的腐蚀作用。故日:“作秀”的公开课可以休矣!

上述所谓同心同德、群策群力的公开课,以行政领导教育意志为核心。具有浓重的教育行政色彩。它深深留有过去那个好大喜功、长官意志、运动式操作的极“左”时代的灰色印记,急需在勇敢反思、冷峻剖析的基础上对公开课作出新的科学的定位,使其正效应最大化、负效应最小化,从而在新课程建设中发挥其科学的价值导向。



慕课/磨课师

这两个名词皆是由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音译而来,中国译为“慕课”,台湾译为“磨课师”,是一个对所有人开放的线上自学模式,主要的学习行为发生在网络平台上,MOOC的概念在2012年正式确立,各国顶尖教育机构于该年相继设立MOOC学习平台,较知名的网络平台有美国的edX、coursera、Udacity、中国的学堂在线、德国的iversity、澳大利亚的Open2Study、英国的FutureLearn等等。

MOOC以网络教学影片为主要的知识传递手段,并结合网络平台上的各项功能,如随堂测验、线上讨论、作业互评,创造出一个完全架构在网络上的学习环境。课程提供者是全球的知名大学或顶尖教授,若在平台上达成课程须求并完成线上课程,提供课程的学校将颁给数位学习证书,虽然不具备实体大学学分,却是对自学者的肯定。当前各平台都在积极寻求与政府/企业的合作办法,除了提升数位学习证书的实质使用性,也提升平台伙伴学校在社会上的知名度,这个举动大大增加了各界人士利用MOOC学习的意愿,亦使更多学校竞相投入影象课程制作的领域,进而衍生出小范围、以单一学校为学习函盖范围的SPO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小槼模限制性线上课程。



翻转课堂/翻转教室

这两个名词皆是由Flipped Classroom翻译而来,中国译为“翻转课堂”,台湾译为“翻转教室”,Flipped Classroom是於2007年,由美国的两位教师Jon Bergmann和Aaron Sams提出,他们让学生在家看利用自制的教学影片自学,然后到课堂上针对影片内容分组互相讨论、报告,老师则在一旁领导讨论过程,或是解答学生自学时生成的问题,Flipped Classroom翻转了学生和老师在教室的位置,并实现了差异化教学、Learning by doing、Learning by teaching等教学行为中最理想的状况,所以此项概念被提出後,马上造成全球风行。

而Flipped Classroom的概念在2012年结合MOOC学习模式後,更是掀起颠复性的教育改革,因为MOOC平台大量的教学影片支持,教师有更多的教育资源可以应用,课程可探讨的范围更广,也更有时间投入课堂运作和学生教学引导,两两相得益彰之下,Flipped Classroom与MOOC从此成为教育界最热门的研究话题,也开启了视频制作在教育界的庞大商机。



架构示意图

以下是架构示意图。

架构示意图


常态录播

老师不用额外花时间录制。

常态录播


师生交互

老师询问问题,学生举手回答。或是学生举手询问老师问题。

师生交互


教学活动/儿童美语

针对国小或儿童美语教学,老师与学生会频繁进行交互,老师常常走下讲台,与学生玩游戏或问答。

教学活动/儿童美语

针对教学活动或儿童美语应用,非常建议使用iCam PRO数位摄影机搭配2.8-8mm广角镜头,利用内置双麦克风收音。



上传学校NAS

学校通常会建置NAS系统,SES录制的影片可透过网络芳邻方式自动上传至两台NAS。更棒的是管理者可以先设置好上传的分类,分类种类可以是教室、老师、课程、班别等。

在我们建置的经验中,学校信息组长常先设置好课表,然后按照老师名称上传至学校既有的NAS或文件服务器,接着在NAS中设置好个别老师的存取权限,并交付给各科老师,学校老师就可以透过办公室电脑存取自己上课的影片,观看或进行剪辑。

上传学校NAS

网络附加保存(Network Attached Storage,NAS),是一种专门的数据保存技术的名称,它可以直接连接在电脑网络上面,对异质网络用户提供了集中式数据存取服务。



上传学校多个平台

如果学校已经有相关影音平台,iFS可将SES录制的影片自动上传至校内或校外多个平台,例如FTP、WWW、NAS等,上传方式可以是网络芳邻或FTP。

上传学校多个平台

文件传输协定(英文:File Transfer Protocol,缩写:FTP)是用于在网络上进行文件传输的一套标准协议。它属於网络传输协定的应用层。

万维网(亦作“Web”、“WWW”、“'W3'”,英文全称为“World Wide Web”),是一个由许多互相链接的超文本组成的系统,通过互联网存取。在这个系统中,每个有用的事物,称为一样“资源”;并且由一个全域“统一资源标识符”(URL)标识;这些资源通过超文本传输协定(Hypertext Transfer Protocol)发送给用户,而后者通过点击链接来获得资源。万维网协会(英语: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简称W3C),又称W3C理事会。1994年10月在麻省理工学院(MIT)计算机科学实验室成立。万维网协会的创建者是万维网的发明者蒂姆·伯纳斯-李。

万维网并不等同互联网,万维网只是互联网所能提供的服务其中之一,是靠着互联网运行的一项服务。



预期效益

整合跨区学习资源,优化教育机构环境。可于共学课表选课,打造智能学习网络直录播教室。创造学习机会均等,深耕数位关怀,运用视频教学,强化21世纪学习竞争力借由创新直录播教学技术与学习产业合作,强化教学服务深化与创新。

整合学习资源,共享师资,发展跨校合作创新学习服务,提供多元学习资源,拓展学生视野与观点。

发展智能社群创新学习模式,借由智能学习推动城乡有感,桥接产学研能量,创建南部创新学习示范典范以扩散至各地。

师资培训,协助参与计画之各校教师、行政、信息人员进行培训,包含教学流程设计、直播软件应用教学等。

课程平台建置,学生可透过平台得知课程信息,例如课程大纲与进度表,做为选课或上课依据,并促使教师与学生进行双向教学和沟通,创建创新学习社群。

录播管理系统建置,於课堂上同步录制讲师与教材的声音及影象,让教学者能大量累积数位教材与查看教学方式,而学习者则可透过计画平台,不受时空限制观看,进行自主式学习。

跨校交互教学模式规划与推动,协助学校以远距视频方式进行跨校开课、选课,共享特色课程,学生将能与他校同学共同讨论、发表、问答,了解各县市/区域文化在地特色,在跨校合作的基础上,创造多元的教学可能。